rct素股系列中文字幕

动作 动作片  香港  1981 

主演:狄龙,白彪,艾飞

导演:楚原

高速云播放

高速云M3U8

rct素股系列中文字幕剧情介绍

乾隆年间,国泰民安,然此时反清势力也甚为活跃。反清帮会红花会第四把交椅文泰来(邓伟豪 饰)和妻子骆冰(陈琪琪 饰)被朝廷鹰爪困在三道沟,经武当派名宿陆菲青(王戎 饰)的引荐前往名震西北的老英雄周仲英(谷峰 饰)的铁胆庄避难。与此同时,陆菲青的师弟、效力朝廷的张召重(罗烈 饰)尾随而至,以重兵要挟铁胆庄交出文泰来。虽然文藏身暗道,却被张诱骗周仲英年幼的儿子指出文等人的藏身所在。骆冰和余雨同(顾冠忠 饰)侥幸逃出,路遇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(狄龙 饰),众人一同返回铁胆庄。与此同时,外出归来的周仲英得知庄内的变故,愤而打死自己的儿子。经过一番拚斗,铁胆庄与红花会消除误会,冰释前嫌,周亦带着女儿随红花会同行营救文泰来…… 本片根据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的同名原著改编。©豆瓣

求《书剑恩仇录》(1994大陆版)全套光盘!

dangdang.com



书剑恩仇录新修版最后一章

在回疆的大漠之中,天上一弯新月,冷冷的月光洒在一望无际的黄沙上,在帐篷中,一张骆驼鞍子当作了小几,上铺羊毛薄毡,毡上横放著一柄极锋利的长剑,剑刃闪著青光,映出半刃乾了的血迹。阿凡提一抹胡子,森然说道:“陈兄弟,这柄长剑,是秃鹫陈正德老爷子用来自杀的。还有一柄,雪雕陈夫人用来抹了自己脖子。翠羽黄衫托我将这柄剑带来给你。她说你要再要自杀,不要悬梁,就用陈老爷子这把剑。翠羽黄衫一得知你的死讯,她就用他她师傅陈夫人的短剑自杀。我们穆斯林说一是一说二是二,从来没有说了不算数的。”陈家洛惊道:“情问老爷子,翠羽黄衫在哪里?请你带我去见一见她!”阿凡提冷笑一声说道:“有什麼好见?你只要不死,将来有几十年时光好见。你再要自杀,大家在火窟里相会好了?”陈家洛黯然道:“喀丝丽自杀了来给我们报信,救了红花会的十几条性命。她要坠入火窟,这孩子孤苦伶仃的,我也要入火窟去陪她。”阿凡提哈哈大笑,直笑的弯下了腰,直不起身子。陈家洛躬身行礼,说道:“请问老爷子,我说错了什麼?情你指教。”阿凡提道:“你曾跟喀丝丽说,要皈依穆斯林,不过你说了不做。我们可兰经上说,安拉要惩罚自杀的人,要判他们坠入火窟,永远受苦。可兰经第三十九章五十五节说:‘安拉的仆人啊,你犯了罪,亵渎了你的灵魂,但安拉的大慈大悲不要失望,安拉会宽恕罪行。他对所喜欢的人会打发慈悲,安拉会原谅真正的信徒。”可兰经第四章第六十七节说 :‘凡是尊奉安拉与使徒的人,将和先知和圣人们住在一起,为了安拉战死、殉难的人,安拉会大大奖赏他们。’又说:‘为了安拉而死的义人,放弃了今世的生命,不论是死亡了还是胜利了,安拉一定赐给他们最丰厚的奖励。’奖励什麼?‘他们死后一定进入天堂,在清流不绝的花园里侍奉安拉......’你们没有受过我们安拉的教导,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喀丝丽为了穆斯林的朋友而死,就是为了安拉而死,安拉早派了天使接她上天堂。”陈家洛将信将疑,喃喃地道:“难怪她坟墓中没有尸体,她是上天了吗?”阿凡提道:"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你做了穆斯林,为了安拉而死,得到了安拉的慈悲,说不定在天堂中就能见到她了。”陈家洛精神大振,求道:“老爷子,请你带我去见一位你们的阿匐,求他教导我。我一辈子读孔夫子的圣贤书,原来都是不对的。哎,百无一用是书生,我读错了书,说什麼忠孝仁义,害死了不少好兄弟。”一直坐在帐篷角落里的一位白发老者站起身来,走上几步,说道:“陈总舵主,话不是这样说,孔孟圣贤之道,并没有错。”陈家洛躬身道:“陆前辈,晚辈脸皮再厚,也不能当这红花会的首领了。晚辈愚蠢无比,信了皇帝的话,以为他真有兄弟之情、夷夏之见,会得信守盟约,驱满复汉,还我河山。岂止书呆子无知之极,害死了天山双鹰两位前辈,害死章十哥和不少兄弟,以及少林寺许多位高僧。晚辈所以不得不自尽,一来是无颜生於天地之间,要向死难者谢罪。二来是想到地狱去陪伴我而死的红颜知己;更重要是是,可以让出位来,卸此重任,另请贤能统领天下红花会的数万兄弟。”那老者乃武当派名宿陆菲青,他文武全才,退隐时武功固然没有荒废,更多读诗书,以致去做了李可秀总兵府中的教书先生,说道:“子曰‘暴虎冯河,死而无悔者,吾不与也。必也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者也。’‘孔夫子并不许可一夫之勇。”陈家洛点了点头道:“晚辈最近在北京的举动,真是鲁莽灭烈之至,既不临事而惧,事先也未跟各位前辈商量请教,谋定而后动。”陆菲青道:“陈总舵主,你悬梁自尽,却又犯了急躁的毛病。你遗书要无尘道长、赵半山共任红花会之主。众兄弟呼天抢地,人人悲伤。无尘道长说道:如果你自尽不治,大家都要相从与地下。到阴世再干红花会去。这次北京失利是大夥一起干的,又不单是你一个儿的主意。推想起来,最初的主意还是你义父起的。你不过是尊奉义父之命而已。”陈家洛默然不语。陆菲青缓缓摇头,叹道:“‘一朝之忿,忘其身,以及其亲,非惑与?’红花会的众位兄弟,今日都是你的‘亲’了,你自暴自弃的自尽,只不过处於一朝之忿,把他们都忘了。”陈家洛道:“晚辈也不是出於一朝之忿,而是前后思量,实在无德无能,无智无勇,愚而信人,可说是罪不容诛,非自尽不足以谢天下......”说著不禁流下泪来,言语中已带呜咽。陆菲青轻拍他的肩头,说道:“‘君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:过也,人皆见之;更也,人皆仰之。’这是《论语》中的话。”陈家洛道:“前辈教训的是。不过我们一败涂地,已经无更改的了。”陆菲青凛然道:‘孟子说:‘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得志,与民由之,不得志,独行其道。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谓大丈夫。’何况红花会众兄弟跟我们这些人,个个都舍生忘死,为国为民,行的是天下之道,并非单只你‘独行其道’。虽然前途艰难,未必有成,但大丈夫知其不可为之波反而缩,虽万千人,吾往矣!”伸掌大力在胸口拍了几下,说道:“总舵主,咱们英雄好汉,又怕什麼?” 陈家洛饱读诗书,知他所引述的话都出自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公羊春秋》,是中华古圣贤的教诲,含义至大至刚,不由得胸口浩气登生,纵声长啸,一揖到地,说道:“老前辈当头棒喝,令我登悟前非。”说著,展开轻功,向前直奔。他这一发力狂奔,月光下在沙漠中掀起一条沙龙,滚滚而前,直奔出数十里之遥,不知不觉间奔到了一座湖边,只觉得腿脚酸软,口乾舌燥,扑在湖边,狂饮湖水,饮了半响,双臂放在水里,就此伏著喘气休息。迷迷糊糊中半睡半醒,忽觉得有人拿了一块浸了水的布帕在他额头轻轻抹了几下,陈家洛一惊坐起,下身坐在湖水中,只见一个女郎俏生生的站在身边,头上翠羽,身上黄衫,正是霍青桐,右手中拿著一块湿淋淋的手帕,微笑道:“阿凡提老爷子不放心,叫我来瞧瞧你;心中明白些没有?”陈家洛道:“喀丝丽哪里去了?喀丝丽,喀丝丽!”突然放声大哭,扑在地下。霍青桐和他一起从北京西来,沿路只见他默默无言,有时暗暗流泪,从未放声一哭,知他把悲情憋在心里,这天自尽获救;这般放声大哭,当稍能发泄强压下的伤痛之情,当下也不劝慰,拉著他走道湖边坐下,自己坐在他身畔,想起妹子逝去,从此不能见面,忍不住哭出声来。两人并肩而坐,恸哭良久,陈家洛突然提起右掌,在自己右颊猛击一掌,叫道:“是我不好,罪大恶极,害死了喀丝丽!”跟著,右手又在左颊猛击一掌,如此连续拍击,两颊登时肿了起来,溅出点点险些,霍青桐也不阻止,心想:“你多虐待一下自己,就不会自尽了。”陈家洛突然问道:“喀丝丽现今在哪里?她这样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,孤身一人,有谁照顾她,保护她呀?”霍青桐站起身来,悠悠地道:“安拉会照顾她,保护她,你倒不用担心。”陈家洛道:“阿凡提说她是在天堂的花园里,那是真的吗?”霍青桐道:“你成了穆斯林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陈家洛问道:“天上是真的有安拉吗?我们人世的一切,是好是坏,都是安拉赐给我们的,都是安拉安排的,决定的,是不是真的?”霍青桐道:“每一个好的穆斯林,都知道是真的。”陈家洛抬起头来,望著天边的远处,忽然瞧见了什麼,大声叫道:“喀丝丽!喀丝丽!我在这里,你姊姊也在这里!”一面大叫:“咯丝丽!”一面发足向前奔跑。霍青桐摇了摇头,生怕他背上过度,神志不清之余又生意外,跟在后面奔去。只见陈家洛奔了一阵,停住脚步,双臂举起向天,喃喃说道:“喀丝丽,你下来啊!我在这里!”霍青桐顺著他的眼光向天望去,但见新月在天,星光灿烂,一朵白云在新月前缓缓飘过,此外什麼也没有,柔声道:“家洛,喀丝丽不在这里。”陈家洛大声叫道:“她在那里,坐在白云上,你没瞧见吗?喀丝丽,你跳下来好了,我接著你,不要怕!”张开双臂,向前奔跑。但那片白云相距甚远,说什麼也跑不到白云之下。陈家洛道:“喀丝丽,安拉眷顾你,你没有坠入火窟,那真正......真正好极了!咯丝丽,你不要哭。我很好,你姊姊也很好。”霍青桐奔到他身后,只见他身子摇摇晃晃,怕他摔倒,伸在他背后虚扶,只听陈家洛轻轻说道:“喀丝丽,请你问安拉:我们反对皇帝,去打满洲人,是错了吗?”他侧过头,似乎倾听天上传下来的声音,好像听得香香公主清脆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说道:“安拉吩咐:普天下的男人女子,都是安拉造出来的,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,大家应当和睦相处,亲亲爱爱,不可以打来杀去,不可以互相欺侮伤害。”陈家洛问道:“那麼满洲人来打我们,我们应当抵抗麼?”只听得香香公主在云上说道:“我们平平安安住在这里,遵守安拉的规条,不去冒犯他们,满洲人来打我们、杀我们、抢我们的东西和姑娘,安拉吩咐,我们应当抵抗,安拉保佑勇敢抗敌的义人。”陈家洛问道:“满洲人来侵犯我们,我们是坏人,不遵安拉吩咐,他们不也是安拉造的吗?”只听香香公主说道:“满洲人也是安拉造的。安拉所造的男人女子,有许多不信奉安拉,不遵从安拉的规条,安拉会惩罚他们,叫他们失败。安拉吩咐,世上有好人坏人,汉人中有好人,也有坏人,满洲人中有好人,也有坏人。凡是帮助兄弟姐妹的人,是好人;凡是杀害欺压强抢夺兄弟姐妹的都是坏人。”陈家洛道:“我们只知道信奉上天,不知道信封安拉,上天保佑善人,惩罚恶人,跟安拉是一样的,是不是?”只听香香公主道:“你们的上天是什麼我就不知道了。我只知道,安拉要人信奉安拉,信奉公义,只做善事,不做恶事!”陈家洛大声叫道:“上天赏善罚恶,我从小就相信”,这跟安拉是一样的。”陈家洛抬起头来,只见香香公主一身白衣,犹如云霄雾毅,站在云端,似飞非飞,陈家洛心里一惊,生怕见到的只是幻影,出於自己的幻觉,问道:“喀丝丽,真的是你吗?”只见香香公主温然一笑轻轻地道:“当然是我呀。安拉教导穆圣,写进了《可兰经》中;第三章,第三十节教导我们:‘凡是杀了一个人的人,若不是惩罚杀人犯或者执行死刑,那就是杀害了所有的人;凡是救了一个人性命,那就是救了所有人。凡是挑起战争,杀害同胞,在地方上制造骚乱与动乱的,应当处死,或者驱逐出境。他们会在世上蒙受耻辱,死后更受重罚。”陈家洛道:“你用你的姓名,来救了我以及红花会众兄弟几十条人的性命。安拉说的是好事,所以他拍天使接你上天,是不是?”香香公主道:“那算不了什麼事,不过安拉慈悲为怀,宽恕了我的过失。”陈家洛胸中突然充满了感激之情,跪倒在地上,伸手向天,说道:“感谢安拉的大慈大悲。”只听得香香公主道:“大哥,你知道对安拉的感恩,那就很好。安拉吩咐:大家要善待邻人,帮助孤儿寡妇,给他们吃的,传的,要款待旅人,要公正对待别人,遵照可兰经中的规条行事。不可以听了坏人的挑拨,起来攻打旁人,安拉说那是不好的。所有人都是兄弟姊妹,要爱护别人,帮助别人。”决不可以去侵犯别人,杀伤别人。”陈家洛见她身形隐隐约约,越来越淡,似乎便要消失,心中大急,气急败坏地叫道:“喀丝丽,你不要走......”香香公主俯下身子,脸上满是爱怜之情,温言道:“大哥,我时时会见到你的。我们回吾尔人、你们汉人,他们满洲人,大家都是一样的,不过说话不同而已。大家要永远和睦相处、平等相待、大家不可敌对仇视,所有邻人都是好兄弟。你帮助我们,安拉很喜欢,说你是义人,将来你、姊姊,都可以永远跟我在一起。大哥,我现在要离开你了,很对不起,你别伤心难过。我在天上。你跟姊姊在地上,我的心跟你们同在。我不哭,真的,大哥,你不要哭。......”陈家洛张开双臂,快步追去,只见白云飘飘,渐飞渐远,再也追赶不上,空中忽然洒下一阵小雨,雨点落在他脸上,陈家洛叫道:“你说你不哭,怎麼又哭了,我不哭,我不哭......”疾奔了几步,双膝一软,摔倒在地。霍青桐见他高举双手,向著白云,自言自语,似乎是在和云端上的妹子说话,但见云端淡淡雾气,并无人影,当是他思念妹子,幻觉陡升,但所说的话合情合理,并不违背教义,此后顺著这条思路想去,也是好事,当即抢上扶起,只听他喃喃地道:“我不哭,喀丝丽你不要哭,青桐,你也不要哭.......”雨点渐大,洒在两人身上......(全书完)http://hi.baidu.com/aaliuyf1/blog/item/af59695586c1455c574e0052.html

友情链接

返回首页返回顶部网站地图 - 热门搜索词索引